<nav id="o0sck"></nav>
  • <dd id="o0sck"></dd>
    <menu id="o0sck"></menu>
  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×
    打開微信,點擊底部的“發現”,
    使用“掃一掃”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    加載中 ...
    云掌財經首頁 >  正文

    數百人維權、斷網、拖欠工資......蛋殼的“殼”碎了!

    乒乓一言  2020-11-16 09:39:26  閱讀量:


    通過“燒錢”上市的蛋殼,再度陷入了討債風波。

    “長租公寓爆雷,一定比P2P爆雷更厲害”,我愛我家前副總裁胡景暉兩年前曾說過這樣一句話。如今,這句話得到了驗證。

    距離上一次爆雷還沒到一個月,作為長租公寓的佼佼者蛋殼公寓就再一次爆雷了。

    據媒體報道,11月9日,蛋殼公寓北京總部聚集數百人維權,包含租戶、供應商、保潔、維修人員,現場甚至發生肢體沖突。

    其中有供應商表示,蛋殼拖欠了大筆工程款;甚至還有來自武漢的保潔人員現場舉著“還我武漢保潔勞務費”的標語討薪。現場甚至有部分合作商發生肢體沖突。

    11月10日,蛋殼方面有工作人員對供應商表示,“公司沒有錢,請回家等待。”

    11月12日,在北京蛋殼公司總部,前來維權的用戶正在排隊取號,等待和工作人員溝通。上午10點現場已發到140多號,取號的人還在不斷增加。幾位房東和租客表示,他們對蛋殼公司口頭承諾退款的處理結果并不滿意,如果在期限內沒有收到款項,他們也會考慮走法律途徑繼續維權。

    實際上,這已經不是蛋殼北京總部第一次爆發維權事件了。

    此前10月14日,包括蛋殼公寓合作商、裝修隊工人等在內的多方債主來到公司北京總部討債,其中裝修隊工人通過敲鑼討薪,另有合作商表示蛋殼拖欠1000多萬裝修款達一年多之久。

    彼時,蛋殼公寓官方微博發布回應稱,部分合作方因與本公司存在商業糾紛,采取了過激行為。散布“蛋殼跑路、倒閉”等相關不實言論、視頻、圖片,公司已報警處理。目前,公司經營活動一切正常。

    圖片來源:微博

    “爆雷”從沒斷過

    據天眼查APP顯示,蛋殼公寓關聯公司紫梧桐(北京)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于11月12日新增被執行人信息,執行標的約為5717998元,案號為(2020)滬0112執10875號,執行法院為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。

    據悉,這是蛋殼11月第三次被列為被執行人,此前,蛋殼公寓的運營主體紫梧桐(北京)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于11月4日新增被執行人信息,執行標的約為519.1萬元,案號為(2020)滬0112執10617號,執行法院為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。風險信息顯示,目前該公司自身經營風險高達245條,司法案件包含多條買賣合同糾紛。

    今年2月,蛋殼公寓由于“強制”房東們免租,卻不給租戶免租的消息,引發輿論質疑。隨后,深圳市發生蛋殼公寓業主討要租金聚眾維權事件。

    之后,蛋殼公寓還被曝出斷網、保潔消失等問題。11月6日,網曝蛋殼公寓出現大規模斷網情況,有住戶斷網超過半月,報修寬帶的訂單被取消。對此,蛋殼公寓客服回應稱,由于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和廣州的寬帶運營商設備故障,造成部分租戶公寓寬帶斷網問題,目前正在緊急檢修網絡。而據蛋殼公寓網絡供應商客服表示,是蛋殼公寓申請暫停了寬帶服務。

    在微博12315消費者微軟投訴超話下,有住戶稱,蛋殼公寓早在9月初開始斷網,聯系客服后依然未能恢復,黑貓投訴也依然沒能夠解決問題。此外,有網友爆料連保潔都不見了。

    圖片來源:黑貓投訴截圖

    虧損一直都在

    事實上,從創立至今,蛋殼公寓一直都未能盈利。

    其赴美上市的招股書顯示,2017年和2018年,蛋殼公寓凈虧損分別為2.72億元和13.69億元。2019年前9個月,蛋殼公寓凈虧損25.16億元,而2018年同期凈虧損8.13億元。

    蛋殼公寓赴美上市后公布的2019年年報顯示,2019年凈虧損34.372億元,而2018年為凈虧損13.697億元。而最新公布的2020年一季報顯示,蛋殼公寓凈虧損12.344億元,而去年同期凈虧損為8.162億元。

    此外,今年受疫情沖擊,2020年上半年,租賃市場“旺季不旺”,長租公寓企業迎來行業 “寒冬”。為了解決困局,蛋殼等多家品牌長租公寓相繼拋出“億元補貼”的宣傳口號,在7月第一天蛋殼推出“7月安居計劃”,以“免費住兩個月”、“畢業生0押金”等為核心宣傳點,在官方宣傳上也是打出了“億元補貼”的口號。

    同時,市場分析,蛋殼公寓現金流惡化的另一個原因,是相關部門對租金貸業務的監管收緊。據悉,蛋殼上市前有67.9%的租客都使用了租金貸,這一比例最高曾經超過了9成。

    圖片來源:網絡

    租金貸相當于年付,對公司來說一次性能拿到一年的錢,資金流動性會比較大,好周轉一點,蛋殼公寓可以拿錢去做別的事情,收更多的房子。

    然而去年底,住建部等六部門發布新規:住房租賃企業租金收入中,住房租金貸款金額占比不得超過30%,超過比例的應當于2022年底前調整到位。

    這意味著,蛋殼公寓來自租金貸業務的現金流入將會大幅減少,一旦沒有新的租客進入,通過租金貸的方式提前付房租,現金流就會斷掉,最終資金鏈崩斷。

    蛋殼還有救嗎?

    自2015年成立以來,蛋殼公寓已經經歷了多輪融資。2018年2月,蛋殼公寓完成1億美元B輪融資;同年6月完成7000萬美元B+輪融資;2019年3月,蛋殼公寓完成5億美元C輪融資;7個月后又完成了D輪1.9億美元融資。

    今年1月17日,蛋殼公寓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上市,成為2020年登陸紐交所的中國第一股。

    但在今年高管被查、糾紛頻發等一系列丑聞,以及糟糕的資本市場表現后,投資者對它的信心還剩多少,是個未知數。

    其實,從上市伊始,市場對其就不看好。

    上市前一周,蛋殼更新招股書,將發行區間設定為14.5美元到16.5美元之間,擬最高融資1.75億美元。但其最終IPO標價低于目標區間,發行規模也縮小,只融了1.3億美元。上市當天,蛋殼公寓開盤價為13.5美元,而截至11月12日,其股價僅為1.44美元。10個月里,蛋殼股價跌幅近90%。

    顯而易見的是,曾經的資本寵兒如今已內外交困,蛋殼的處境越來越糟糕,盡管蛋殼官方多次聲稱“公司正常運營”,但誰都知道如今的蛋殼公寓已經在危險的邊緣瘋狂試探,這次的蛋殼不知道還能撐多久。

    一場資本的盛宴下,蛋殼公寓成為了資本市場的弄潮兒,而當資本退去,剩下一地雞毛的結局,又該誰來買單?

    超70家長租公寓“陣亡”

    長租公寓的興起可以追溯到4年前。

    2016年12月,鏈家發布《租賃崛起》行業研究報告預測:2016年、2020年、2025年,我國房產租賃市場租金規模分別約1.1萬億元、1.6萬億元、2.9萬億元,2030年預計會超過4萬億元。

    粗略估算,全國兩億多流動人口里三分之二需要租房,各大房企、資產管理公司紛紛進入存量市場,扎入這個萬億藍海,一片繁榮景象襲來。

    據邁點公寓不完全統計,2017年共有20家公寓品牌完成融資,融資金額突破418億元。然而繁榮的背后,卻也在滋生風險。

    據《樂居財經》統計,自2017年以來,截至2020年8月,已有70家長租公寓“陣亡”。

    今年以來,截至8月,就有44家長租公寓暴雷,其中37家因為“高進低出”、“長租短付”的經營模式出現“爆倉”,出現跑路現象。

    資本退去之后,長租公寓的日子并不好過,而如何幫助長租公寓健康發展,才是當下最緊迫的事情。不然一旦爆雷,房東、租客又該當如何呢?

    素材綜合自:鈦媒體APP、康波財經、商學院

    (更多精彩內容,關注云掌財經公眾號(ID:yzcjapp),或者點擊這里下載云掌財經App

    您可以通過云掌財經手機版訪問:數百人維權、斷網、拖欠工資......蛋殼的“殼”碎了!

    本文由入駐云掌號的作者撰寫,除云掌財經官方賬號外,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云掌財經立場,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。

    乒乓一言

    721 文章
    6.96億 閱讀

    解讀財經知識,專注財經市場

    + 關注

    推薦閱讀

    久热这里只有精品视频6